媒体新闻

邮箱:admin@kawakami-sake.com
电话:040-21190175
传真:
手机:14361394825
地址:重庆市重庆市重庆区瑞东大楼854号
当前位置:主页 > 媒体新闻 >

媒体新闻

最新调查显示:这拨大学生不到两成想当科学家

作者:fun&# 时间:2020-10-03 22:49
湖南医药学院临床医学院的大学生在摄制个性照片,纪念青春岁月,为校园生活留给幸福回想。视觉中国供图(资料图片)  “你长大想要做到什么?”“我想要当科学家。”  这样的对话,曾多次经常经常出现。然而,随着时代的发展,或许更加多的大学生想当科学家了。不久前,中国人民大学统计资料学院公布《大学生愿景担任调查研究报告》(以下全称《报告》)表明,58%的大学生期望沦为职场精英,仅有15%的大学生期望沦为专业领域内的一流专家。  据理解,利用全国高校统计资料学科平台建设联盟平台,中国人民大学统计资料学院牵头四川师范大学、云南财经大学等来自全国18个城市的19所高校,基于大学生愿景担任、社会心态与三大政策评价的研究,在各校所在地积极开展大学生问卷调查,最后提供6050个有效地样本。为确保样本科学性,本次调查的取样方案设计遵循随机抽样的原则,同时考虑到了地理位置的代表性,学校的层次产于,顾及科学性与便利性的原则。经过计算出来,本次调查各份问卷的信度大部分在0.7左右,最低可超过0.89。  近年来,有不少人就“年轻人想做到科学家”展开争辩。有人说道,现在的大学生“过于物质了,心里只就让不来转入社会赚钱”;有人说道,大学生都想做学术了,国家的未来“前景不容乐观”;还有人说道,现在的大学生思路过于活跃,更加不做事了……  这拨给大学生知道想当科学家了吗?而这到底是“好事”还是“坏事”?  调查表明:“职场精英”吸引力远大于“一流专家”  每一个大学生毕业之前都会做到这样一道选择题,有的人自由选择走进校园转入社会职场,有的人自由选择之后沿袭学术道路。曾多次,“做科研”是大学生,特别是在是尖子生的选用发展方向,然而现在的大学生往往不会做出不一样的自由选择。  根据《报告》的统计资料结果,58%的大学生期望沦为职场精英,15%期望沦为专业领域内的一流专家。对于所有专业,期望沦为职场精英的大学生所占到比例都最低,沦为专业领域内一流专家的比例近高于此。理工科专业的大学生期望沦为一流专家的比例低于人文社科专业。  此外,本科、专硕和学硕的专业愿景产于大致相同,博士生则跟其他大学生不存在较小差异,博士生期望沦为一流专家的比例远高于其他大学生。同一学历层次的学生其专业愿景担任的产于大致相同,有所不同学历层次的学生专业愿景担任差异较小。学历越高,就越多学生期望沦为专业领域内的一流专家。  去年,我国科研人员团队所已完成的“非线性地震仿真”取得国际高性能计算出来应用领域最高奖“戈登贝尔”奖,这沦为震撼国内科学界的大事件,清华大学计算机系博士生何聪辉是得奖成果论文通讯作者中唯一的90后。  在获得这引人注目的学术成就后,何聪辉却告诉他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他未来想转入职场。  “在计算机领域,特别是在是人工智能领域,早已渐渐经常出现了工业界追上甚至倒逼学术界的情况,有很多著名的教授也从高校回到了各大公司。这是因为各大公司有人工智能所必须的大量数据以及非常丰富场景,这在学术界是缺少的。另外,在工业界作出贯彻能用的产品,实实在在看见需要点滴提高社会和人类的生活,不会给我带给更大的成就感。”何聪辉说道。  对于调查结果,何聪辉指出这个数据较为符合实际情况。“在IT行业,这个数字差异甚至更大,因为更好的本科生不会必要自由选择工作”。  和何聪辉忽略,北京大学地质专业平博生崔一鑫是一位将要踏上科研道路的理工科专业大学生,他告诉他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个人低收入必须考虑到兴趣、专长、薪资、地域等因素,学术岗位在这些方面都可以给与博士生较小的充分发挥空间,是一种较给定、较理想的工作自由选择。  “因为我正在修读理学博士学位,博士的培育和低收入导向本就以学术研究居多。国家在科研领域的投放大幅提高,对学术人才的市场需求仍未符合,所以供需两方面都是受到影响的。”崔一鑫说道。  是什么影响了大学生对于科研道路的自由选择?  如果说大学生的自由选择逆了是一个不争的事实,那么什么因素造成了他们这样的偏向?不少高校教师回应,随着时代的发展,大学生的眼界更加广阔,个人价值自由选择也显得多元化,社会企业的高薪资、多样的工作模式、灵活性的工作环境也很具备吸引力。  值得注意的是,《报告》表明,当家庭收入超过100万元以上,这一部分大学生期望沦为一流专家的比例远高于其他收入水平的大学生。家庭收入越高的大学生,其专业愿景担任就越强劲。  对于家庭背景对大学生未来发展产生的影响,中国科学院大学管理学院教授柳卸林回应,“我们这一代年轻时中国很贫困,我们要走进山村、要有科学知识,所以我们都期望沦为知识分子。现在家庭收入低的孩子衣食无忧,他们对于科学道路的自由选择更好是精神执着。”  中国人民大学劳动关系学院人力资源管理专业博士生丁贺告诉他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他指出,无论是专业领域学术一流人才还是职场精英,都会对社会带给最重要的贡献。  丁贺回应,自己在自由选择工作方向时,考虑到的因素除了兴趣和性格两方面,还有家庭经济因素。“本身家庭条件不是太好,随着父母年龄逆大,想要更加多分担家庭责任,通过职场上的代价,或许短时间能解决问题一些现实问题”。

最新调查显示:这拨大学生不到两成想当科学家

  “但我的博士生同学想要沦为专业领域一流人才的人还是占多数。”丁贺说道。  在何聪辉显然,比起于家庭背景,自己5年的博士经历对个人未来发展道路的自由选择影响更大。  “这5年中,我在研究组的有所不同尝试,还包括做到学生工作、放paper或做到项目,最后让我实在工业领域更加与众不同自己,项目更加有意思。”何聪辉回应,每个人都有不一样的自由选择,有的不会考虑到自己的兴趣,有的不会考虑到将来工作的强度,比如做到科研时间更加灵活性一些,还有的会考虑到薪酬,比如计算机相关专业,工业领域薪酬不会是科研的几倍甚至十几倍。  另外,《报告》表明,男大学生期望沦为一流专家的比例较高,而想要沦为职场精英的比例则略为高于女大学生。  回应,崔一鑫回应,理科博士中,男生比女生人数还是要多,所以意味著数量上男生认同占优。“就个体自由选择学术工作的概率来讲,我指出男女生差异并不大,也没性别门槛。至于之后在学术上的发展成功与否,各不相同个人的投放或者在家庭和工作之间的分配权衡,女性科研者在家庭中的投放有可能要比较多一些”。  想当科学家的大学生也是好大学生  近年来,不少教育界人士忧虑,优秀学生都萎缩到“赚钱的专业”,做到科研的越来越少。不久前,中国科学院大学校长、中科院院士丁仲礼在拒绝接受媒体专访时回应,“我们不去相争状元,因为状元一定会去学管理、金融等专业,我们只招生有志于沦为科学家的孩子。”一时间,有志沦为科学家的孩子出了“稀有动物”。  然而,“一流专家”和“职场精英”知道是矛盾的吗?转入职场就算是一种“二等理想”吗?  回应,何聪辉回应:“我不过于具体职场精英和领域专家的分界线,我指出两者可包含连贯关系甚至可以有重合。”而在崔一鑫显然,学术研究不仅必须坚实的专业背景,当然也是一项综合的职场工作,最后迁来到对个人综合素质的考验,无论学术还是职场,都可以构建个人价值,服务社会。  回应,南开大学原校长龚克在拒绝接受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专访时回应,“确实杰出的学生一定有非常部分是自由选择当科学家的,高分生的确有自由选择金融管理的,但是我心目中确实有理想的学生一定会有不少自由选择做到科研。”龚克回应,社会必须是多样化的,因此无法拒绝所有优秀学生都要去做到科研,社会的各行各业都必须优秀学生。  的确,对于未来,当代大学生更加有自己的点子了。近日由“ApplySquare申请人方”公布的《聆听大学生——2017 大学生学业发展与校园生活调查报告》表明,当代大学生的人生规划广泛更为豪放、不不受束缚。六成以上大学生指出,人生目标是可以权利地追赶自己的嗜好。超强半数大学生回应寻找际遇爱恋的伴侣、提供财务权利以及周游世界是人生的最重要目标。  这份报告还表明,超强八成大学生回应自学科学知识、提升自身素质是大学4年最重要的目标,另有将近半数大学生指出大学是之后自学的一个跳板,期望本科4年的自学能为将来进修铺设道路。  北京体育大学体育人文社会学专业研三学生路涛回应,自己行事就是正处于一种“讨厌优先”的状态。“科研和其他工作我指出是有区别的,一定得讨厌才能成事。刚读硕士的时候我想要沦为‘一流专家’,如今硕士慢读过了,生活的压力在变小,我实在我有可能将要自由选择转入职场了。”  中国人民大学统计资料学院院长赵彦云在拒绝接受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专访时回应,国家要做到大做到强劲,顶级专家是最重要的,这样的数据体现了当下的社会现状,但并不代表未来没有人做到科学家了。  “数据体现了一个整体的状况。通过调查可以得出结论,职场精英受到了大学生更好的注目。我指出学生有自己的辨别,而不是在盲目自由选择,例如有的人有兴趣想要沦为‘一流专家’,但是深知能力受限。”赵彦云说道。  赵彦云回应:“从社会的宏观数量来看,‘职场精英’在社会上的数量和比例本身也比‘一流专家’低得多,规模也大,科学家在职业群里是小的群体。15%的比例若放到整个大学生群体来讲,意味著数量还是相当大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