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体新闻

邮箱:admin@kawakami-sake.com
电话:040-21190175
传真:
手机:14361394825
地址:重庆市重庆市重庆区瑞东大楼854号
当前位置:主页 > 媒体新闻 >

媒体新闻

60.2%受访者希望义务教育阶段老师坚决不排名

作者:fun&# 时间:2020-11-20 22:49
57.7%受访者指出公开发表名列不会让学生过分重视分数和名次  日前,教育部印发《义务教育学校管理标准》(以下全称《标准》),拒绝义务教育阶段学校考试成绩不展开公开发表名列,不以分数作为评价学生的唯一标准。但目前仍然有小学和初中对学生考试成绩展开公开发表名列。  上周,中国青年报社社会调查中心牵头问卷网,对2001名受访者展开的一项调查表明,74.4%的受访者身边仍有公开发表学生成绩排名的小学和初中,57.7%的受访者指出公开发表名列不会让学生实在分数和名次最重要。47.5%的受访者期望不名列,仅有将成绩告诉学生本人和家长。60.2%的受访者期望老师竖立极力不名列意识,作好考试先前工作。

60.2%受访者希望义务教育阶段老师坚决不排名

  受访者中,81.4%的受访者是学生家长。生活在一线城市的占到32.1%,二线城市的占到43.8%,三四线城市的占到18.9%,城镇、县城的占到4.0%,农村的占到1.2%。  74.4%受访者身边仍有公开发表名列的小学和初中  北京市民张华(化名)的孩子上小学四年级,她告诉他记者,现在每次考完试,老师不会通报家长孩子的考试成绩,但会公开发表名列。“不公开发表成绩后,孩子比以前更加悲观了,考试没心理开销,对自学也没违背心理了”。  河北唐山市民杨力新的孩子也上小学,学校每次期末考试后不会公开发表成绩排名。杨力新说道,虽然现在提倡不公开发表名列,但他担忧家长看不到孩子现实的自学水平,没一个取决于标杆。  民调表明,74.4%的受访者身边仍有公开发表学生成绩排名的小学和初中,13.9%的受访者身边早已没了,11.7%的受访者问不确切。  辽宁沈阳市民李明兰(化名)的孩子今年读书初三,每次录后家长会上,班主任都会读一下学生成绩排名。“孩子邻近中考,名列便利家长理解孩子自学情况。”李明兰指出,公开发表名列也能让学生对自己的自学状况心里有个底。不过,她指出过分特别强调成绩排名不会给家长和孩子导致心理开销,“有些孩子甚至不会实在隐私被泄漏了”。  同在辽宁沈阳的杨艳的孩子今年小学五年级,学校早已不发布学生成绩了,只不会通报家长孩子的考试分数。杨艳指出,家长没适当总是跟别人家的孩子比成绩,应当给孩子一个比较严格的茁壮空间。  关于义务教育阶段公开发表成绩排名带给的影响,57.7%的受访者指出不会让学生实在分数和名次最重要,49.5%的受访者指出这不会激化家长的教育情绪,49.5%的受访者指出不会压制学生的自信心和自尊心,其他影响还有:给学生分好坏,有利于其心理健康(46.0%),违反义务教育阶段教育理念(31.9%),侵害学生的隐私权(19.3%),仅有5.1%的受访者指出公开发表成绩排名没什么负面影响。  中国教育科学研究院研究员储朝晖回应,《标准》的涉及规定主要是为了诱导一些学校根据考试分数来检验学生,防止因过度重视考试分数而忽略学生其他方面的发展,给学生导致较小的压力。  “当下仍有一些中小学校展开公开发表名列,主要是因为中考还重视分数。”储朝晖认为,只看分数,不注目孩子的情感、意志、道德等方面,有利于孩子身体健康发展。由此产生的另一个典型问题,是很多学生在该分解志向的年纪没分解志向。“一般分解志向的关键期在十四五岁,但很多孩子此时于是以无暇大量作业和考试训练,到了大学,有的学生仍然是没志向的,整天就玩游戏、睡懒觉”。  47.5%受访者期望只将考试成绩告诉学生本人和家长  辽宁鞍山初二学生杨月(化名)的学校,每学期都会公开发表学生的期末考试成绩排名。杨月指出,如果不名列,即便录了倒数也不告诉,学生可能会产生一种痉挛心理,希望的动力就小了。不过,她同时认为,全年级张榜名列过分压制学生自信心,在班级内部名列就好,既让学生有竞争意识又维护了学生的自尊心。  李明兰指出,老师在课堂上只需非常简单说道下考试情况就讫,可以通过微信或短信形式把成绩分开发给家长,不影响家长互相交流辩论。  如何合理地通报家长孩子的成绩?调查中,47.5%的受访者期望不名列,仅有将学生成绩告诉本人和家长。50.6%的受访者反对名列,具体来说,41.1%的受访者建议将学生成绩和名列仅有告诉本人和家长,仅有9.5%的受访者期望公开发表所有学生的成绩和名列。  杨艳指出,《标准》能否继续执行做到,关键在于学校。老师要告诉他家长和学生,不公开发表成绩排名也是为了孩子好,无法过分重视成绩排名。另外,各级教育部门的政策理念不应完全一致。  杨立新指出,如果不公开发表名列,就有可能因为成绩信息不半透明而产生“关系户”,涉及部门要作好监督审查工作,避免这种隐患。  “从长时间的教育教学角度来说,必须对孩子的自学展开评价,但对学生的评价无法只包括分数。”储朝晖对记者说道,学生的自学动力还包括外驱力和内驱力,考试分数是外驱力,在一定情况下有起到,但无法只有外驱力。学生的内驱力是不是充裕,各方面能力如何,这个才是要求人将来发展的最重要因素。“沦为一个更佳的自己比上一个好大学更加最重要”。  储朝晖指出,强制执行涉及规定,效果不一定不会很好,解决问题的关键还是在思想观念的转变,这必须教师、学生、家长、政府各方面临教育的了解更加专业、更加明晰。他建议,整个中考招收制度的改革要减缓,另外,要让更加多人认识到意味着看分数的有害,“我们一定要侧重孩子的将来发展,而不是仅有看眼前的考试成绩”。  如何实施好义务教育阶段成绩不公开发表名列的规定?调查中,60.2%的受访者期望老师竖立极力不名列意识,作好考试先前工作,50.2%的受访者建议学校引领学生多方面发展,不要只重视成绩。其他还有:杜绝因不名列产生“暗箱操作者”不道德(46.7%),实施《标准》监察工作,制定涉及防治和严惩措施(46.4%),家长不要过分情绪成绩(31.3%),专员公署部门增大审查力度,整治违规学校(21.9%)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