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零售业

邮箱:admin@kawakami-sake.com
电话:040-21190175
传真:
手机:14361394825
地址:重庆市重庆市重庆区瑞东大楼854号
当前位置:主页 > 中国零售业 >

中国零售业

观点:周鸿祎炮轰公司法和证券法这回他都说了啥?

作者:fun&# 时间:2020-09-24 22:49
周鸿祎炮击公司法和证券法,这回他都说道了啥?最近我和全国其他的知名企业家一起参与了2015年大众创业万众创意活动周,并幸运地与李克强总理参与了北京中关村(12.89,0.04,0.31%)主会场活动。李克强总理对大众创业万众创意抱有了很高的希望,回应要为创意创业者清障搭台。清障搭台、化繁为简、简政放权,这是为双创建构较好的制度环境。但我指出在法律上也应当清障搭台。尤其是我国的公司法、证券法,如果不与时俱进地改革,双创也无法获得持久效果,就有可能是运动式双创,一阵风就过去了。明确而言,公司法和证券法有两个方面不合理,我指出应当进行改革:一是对股权众筹的股东数量容许不合理,二是对期权收益按照个税征收不合理。股权众筹还是非法融资,无法一刀切首先是股权众筹。

观点:周鸿祎炮轰公司法和证券法这回他都说了啥?

初创企业融资难是一个杨家问题了,第一笔资金往往来自父母和亲朋好友,银行不要确信,天使投资不是那么更容易取得的。但有了互联网以后,初创企业可以通过金融平台让很多素不相识的人告诉创业者做到的项目,可以从素不相识的人那里融资。比如一万个人不愿投资这个项目,每个人一万元,风险都并不大,但对于初创企业来说就是宝贵的融资。如果顺利,回报率就很高。有了股权众筹,普通人都能参予到创意创业中。我们在研发360奇酷手机的时候,也有展开股权众筹的点子。360公司投资了20多亿元人民币正式成立了奇酷手机公司,借此切割一小部分股权,再行容许一定的份额向普通人对外开放。他们既可以享用奇酷公司未来价值快速增长所带给的报酬,也可以根据一定优惠出售奇酷的产品。我们并不没钱,对我们来说,股权众筹是一种用户策略和营销策略,这几万人出售了奇酷的股权,他们既是用户,又是股东,不会大力地向我们明确提出各种产品建议,同时也不会热情地向其他人宣传产品。我们是产品主义者,深信好的产品是企业发展的基础。但好的产品不是闭门造车其实的,它是持续征询用户意见,不断改进产品改为出来的。对我们来说,这批最铁杆的用户十分最重要。但是,我们遭遇到了公司法和证券法。根据公司法,非上市公司的股东无法多达200人。与公司法比较不应,我国证券法第十条规定,向不特定对象发售证券的,或向特定对象发售证券总计多达200人的,都却是公开发行证券。公开发行证券则必需通过证监会[微博]或国务院许可的部门核准,必须在交易所,遵循一系列规则去交易。我解读公司法、证券法这样规定是为了防止出现非法集资,一旦集资人跑路,就不会沦为社会不安稳因素。但这似乎是一刀切的规定,而且显然没与时俱进。首先,我们都早已投资了二十多亿元,投资在那里敲着,显然不有可能跑路。其次,我们对每份投资额都做到了限定版,即使经常出现风险,也会造成投资者倾家荡产。我对自己的公司和产品充满信心,我甚至不愿以我个人的资产作为借贷。像这样的设计,与非法集资显然不是一个概念。我指出,公司法、证券法应当与时俱进,根据今天技术发展和市场情况,再进一步细化,而某种程度是把股东数量作为辨别非法集资的标准。期权按照个税征收不合理另一件不合理的事情,是对员工出售期权的收益征税高额的个人所得税。像360这样的互联网公司,基本构建了全员持有人股票或期权。我指出他们不是员工,而是公司的合伙人,是创业者。他们有了股票,有了期权,有了主人翁意识,就不会尤其大力地为企业建构未来。

观点:周鸿祎炮轰公司法和证券法这回他都说了啥?

互联网公司发展很快,原因是员工不愿加班费,不愿刻苦地工作。如果没期权和股票作为鼓舞,员工不有可能有这样的自觉性和积极性,这个企业不有可能发展迅速。但是,我们国家对企业员工出售期权所取得的收益按照个人所得税来展开征收,我指出这十分不合理。初创企业要发展,必需要大大引进高端人才、专业人才,但这些人才在大公司里拿着可观的薪酬,初创企业显然给不起。这些高端人才一定是降薪重新加入初创企业,然后颁发期权或股票之后,他们将在几年之内承受这种低收入。如果这家初创公司发展到后来上市了,他们买了期权赚到一部分收益,国家是把期权收益和员工月工资收益加在一起,征税高达45%的个人所得税。不合理的地方在于,虽然员工重复使用出售期权赚到了不少钱,但是在此之前,他有可能是五年甚至十年仍然在拿很低的工资。我指出不合理。而且,企业颁发员工股票和期权,都是具备限定版条件的,就是说一年不能出售一部分,四五年才能出售完了。只有在市值有所快速增长后,员工出售期权才能赚。如果公司股价跌到了,员工一分钱都赚到将近,之前长年的较低工资也却是红忍者了。因此,期权就跟股票一样,是有风险的,应当是按照资本利得税来征税。奇怪的是,国内的股票市场上,股市赚到到钱倒是不收税的。参予初创企业的创意创业,取得的收益要征税高额的个人所得税,参予二级市场投资成熟期上市公司赚到到钱却什么税都不必递。我知道没什么这是什么道理。制度改革才能获释创意红利我们国家现在有一种惯性思维,一经常出现新事物,本能的反应就是要管。但大家想一想,互联网在中国需要发展一起,构成今天兴旺的局面,从或许上来说,是因为当时的有关部门因为不懂、看不清,心里没有就让要抱住去管,忽略是给与了一个较为对外开放、尊重的环境。所以,对待新的事物,比如说微信软件、股权众筹,应当具备早期有关部门的智慧和胸怀,建构一些尊重和反对的环境,而不是一看新的东西就就让要管,要用现有的、甚至过去的规则把它约束寄居了。

观点:周鸿祎炮轰公司法和证券法这回他都说了啥?

改革开放三十年,经常出现的几波红利都是因为当时国家政策的尊重。十一届三中全会以后,中国没减少耕地、没经常出现农业机械,但需要一下子从一个吃不饱饭的国家,解决问题了温饱问题,这是制度改革带给的红利。从1984年开始,中国经常出现了一个大的创业潮,经常出现了像误解、华为、万科这样的知名企业,这也是制度改革带给的红利。上世纪90年代末,我们这群做互联网的毛头小伙子不敢请辞下海,也是国家要与世界互通,对待新生事物采行严格和反对的态度。今天互联网的兴旺局面,显然上谈就是当时严格的制度环境要求的。那么,今天的红利在哪里?我实在依然在反感期望转变自己人生的年轻人身上,但能无法知道产生红利,在于能无法建构严格的制度环境,这就是说要在行政、法律等方面为年轻人创意创业创建严格的制度环境。现在国家领导人倡导双创,我实在这在国家意识下有了转变,如果有了制度改革,那将不会获释相当大的红利。所谓软实力,本质上是年轻人的创造力。年轻人讨厌作梦,讨厌追梦,我实在年轻人的梦想就是中国梦,它是靠白手起家的,是靠发明创造的,是靠技术和产品的创意,一个人只要有勇气,够聪慧,够刻苦,通过创业就有可能取得成功。我实在这才是确实的中国梦。双创只不过就是给普通的年轻人有构建中国梦的好机会,靠创业、靠技术产品创意,靠商业模式创意构建。既然政府要求推展创业创意,推展中国梦,就无法光喊出口号,而是要建构,或者改革制度,给年轻人建构机制。